2018-12-04 17:59:09  来源:  作者:荣江平 杜悦  热度:℃   
微信扫码手机看:

春风拂柳柳飞絮。

庭院深深,阶上青苔绿。

草长花开不见路,数枝桃红墙头出。

 

轻声细足不忍语。

金燕归来,放歌引蝶舞。

满园春色美如图,天上行云欲止步。

——《蝶恋花·满园春》(卿卫平)


他是诗人,也是词人,信步而来,满园春色皆是诗。“既传统又现代。他常常自觉继承感物咏志的传统,更着意创新,力求别开生面、新颖别致。”著名词作家、文艺评论家冰洁先生如是评价。他说,文学是有生命的,生物也都是有生命的,所以他忙碌在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;他还说,我永远是农民的儿子,无论将来怎样,永远都是。正如著名诗人、评论家刘豪放先生所言,他拥有一颗坦荡真诚的赤子之心,各大媒体亦誉其为“校园诗人”、“青年词人”。他,就是我校生命科学院2010届生物科学专业学子——卿卫平。


“当时的确像是疯了似的,每天晚上不构思出一首诗不睡觉……”


卿卫平,笔名向明,新邵白云诗社社员,长沙市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青年作家创作室会员,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,《作家时代》编辑部签约作家。迄今在《长沙晚报》《潇湘晨报》《散文诗》《音乐生活》等报刊发表作品多件,并有作品收入《芙蓉国诗歌年鉴》《芙蓉花开》(湖南文化音像出版社)等选本,获湖南师范大学“学生文艺创作奖”,“国酒茅台杯”全国“十佳校园作家”提名奖,首届山东省“青年文学艺术奖”一等奖,第二届“新视野杯”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二等奖,2009年“祖国好”华语文学艺术大赛一等奖。2010年3月,由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最新作品集《最美的守候》。

他说,最初诗歌创作的尝试,是带有一点冲动的,当然也需要一定的勇气。高中时代,他的作文成绩就一直名列前茅,获奖无数。然而真正点燃他心中诗歌创作之火的,却是本土诗人孙传胜的一堂诗歌文化演讲——《从诗歌文化中汲取力量》。那是一堂浓缩诗歌文化与指导写作成才的精彩演讲,他听得他心潮澎湃,激情涌动。那时候,在听过一堂演讲并获得一本亲笔签名的诗集后,他便开始每天研读孙传胜的诗集《遍地黄金》,并满怀着自信与激情,开始了自己的诗歌创作之旅。渐渐地,他便开始拥吻缪斯,他的诗句也开始在同学圈中流传。

正如爱迪生所说,天才是99%的汗水加上1%的天赋。从孙传胜的诗集,再到戴望舒、汪国真的诗集,他无不细细品读,从中汲取诗歌的精髓。用他的话来说,当时是真的入迷了,像是疯了似的,已经达到每天晚上不构思出一首诗不睡觉的状态。大学时代,虽然所学专业是生物科学,但是,这却丝毫也没有减低他对诗歌的热爱。采访中,谈及新传院的魏剑美老师以及文学院汤素兰老师,他充满感激之情。他曾选修了魏剑美老师的《写作与投稿》课程,也曾多次前往文学院聆听汤素兰老师的写作课程。


“我对劳动始终保持着忠贞的信仰,从中我感觉到无限的生气与活力,我的生命也因此变得更有生机……”


很多人评价卿卫平是文武双全。然而,他理解的“武”,除了理工科的学习,还包括了他的劳动精神。他曾在发表于《散文诗》上的《永远闲不住的劳动》中即述及了他的“劳动精神”:

他说,我热爱劳动,我对劳动始终保持着忠贞的信仰,从中我感觉到无限的生气与活力,我的生命也因此变得更有生机。是的,无论是挖土、种菜、插秧、割草……他在几岁之龄便学会了各种农家活,虽然“技艺”还不够成熟。但是,他说,或许因为是有遗传的血统,那是天生的。

在劳动中成长,劳动的大树也因为他的辛劳而茁壮成长。这一切,似乎是密不可分的。他一直牢记着父亲的格言:人,劳动才可糊口。谈到这里时,他还引经据典聊及洛扎诺夫;洛扎诺夫曾经说过,全然不是大学,而是善良的、不识字的俄罗斯奶奶们培养了真正的俄罗斯人。他,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,对于生活,对于朋友,对于父母,对于老师,他始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。


“生物与文学在我心中的比重是一比一,我想超越自我……”


他曾和鲁迅一样,从小的梦想是当一名医生,然而,入大学时却选择了理工科——生物科学;但非常幸运的是,他扎实的文学素养却让他一跃跻身为校园星空下的一名诗人、词人。

现代社会,是一个快节奏的社会,充斥了太多的快餐文化,传统的诗词文化反而已没有多大市场。然而他乐观地说,虽然在快餐文化下的诗歌似乎没有活力,但是,总有一些人在坚持,比如说我的老师孙传胜。还有,比如CCTV也经常在全国各地举办一些诗歌文化活动。文化化发展的多元化是一个好现象,但并不意味着诗歌没有生存的空间了。只要有诗人团队的坚持,我相信诗歌始终会绽放光彩。他还说,如果有机会,他想跟着老师孙传胜一起去传播诗歌文化,做一个诗歌文化的守护者。正如著名诗人、文学评论家李晃先生所说:爱诗的人,是幸福的。文化需要交流,传播诗歌文化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幸福。

同样,生物对于他而言也十分重要,因为那是他的所学专业。所以,他始终坚持生物、诗歌两手抓。左手为理,右手为文。面对现实,他是理智的。他并不满足于在文学的星空下做一颗熠熠生辉的新星,他说,在现实的就业压力下,扎实的专业学习是很有必要的。因此,他也曾拿下专业一等奖学金,并发表多篇专业学术论文,两次获得校“杨树达奖”及“挑战杯奖”。他一直在寻找文学与生物的平衡点,他想超越自我。诚然,他成功了。


采访手记:采访最后谈及自己的近期计划,卿卫平说:拥有一份满意的工作,改善家里的生活,并希望自己出版的作品集《最美的守候》能热卖。这是一个孝顺的孩子,抛开“校园诗人”、“青年词人”的光环后,我们看到是一个真诚的赤子。有一句老话说得好,文如其人。正如著名诗人、文学大家韩作荣先生对他诗作的评价,作品情感丰富,灵气盎然,不矫揉,不造作,底色纯净,自然流露。一语天然万古新,豪华落尽见真淳,祝福我们的校园诗人,愿他乘着梦想的翅膀越飞越高!(荣江平  杜悦)


相关评论